湖北快3

    NEWS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湖北快3 > 信息动态  > 行业动态

    新闻导航

    夜游需要怎样的灯光秀?

    来源:mxjbdqde.com 发布时间:2020-10-12 返回

     

     

     

    灯光经历了从功能照明到庆典照明再到演绎照明的发展历程,灯光秀在今天已经变得复杂且意义更加丰富。多元且常态化的灯光秀也成为城市夜经济的一部分。

    所谓城市的繁华,有什么判断标准吗?是人群的摩肩接踵,还是街上的车水马龙?也许都是,但都不够准确。人多、车马多,只是城市人口密度大的外在表现,很难说其经济就一定繁荣。

    只有当日光隐去、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经济最真实的一面才显现出来——繁华的城市必然灯火辉煌,凋敝的地方大概率黑灯瞎火,自古即是如此。而繁华者正如辛弃疾在《青玉案•元夕》中所描写的那样。时至今日,在电力的普及之下,灯光更是成为了城市的基础设施,灯光的亮度依然是城市繁华度的重要标志。

    繁华的城市愈夜愈美丽。人们却不满足于普通的照明灯光,随着技术的进步,灯光逐渐具备了独立的表达功能,古代只有在元夕才能看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灯火璀璨之景象,现在每天都在城市中上演。灯光不止体现着城市的繁华,更是繁华城市的建造者之一。


    01  灯光秀小史


    习惯了灯火通明的现代人,大概无法体会古人的生活。你不要被古装影视剧中亮如白昼的场景给蒙骗了,那只是现代灯光技术的结果。

    真实的古代,路灯一般是不可能有的,火苗只有黄豆粒大小的油灯的光亮甚至无法充满不大的房间。哪怕是大户人家,可以多烧几根蜡烛来提升亮度,却不得不忍受更多呛人的烟雾。如果不是赶上有月光且晴好,夜晚也许只剩下黑色了。

    在这样的“黑暗”时代,明亮的灯光对人的吸引力不亚于对飞蛾的吸引力。在中国古代,一年当中最热闹的大概就是元宵之夜了,因为那天晚上有令人着迷的灯光秀——元宵灯会。

    正月十五元宵节,中国民间有观赏花灯的习俗 

    元宵灯会可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灯光秀。有史可查的是,南朝时期为了祈求风调雨顺、家庭美满和天下太平,当时的都城南京会在农历正月十五日这一天,从皇宫内院到普通百姓家,处处张灯结彩,举办盛大的元宵灯会。

    彼时,灯会的出现和造纸术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纸糊的灯笼让灯光更丰富多彩。自此以后,灯光和元宵佳节便紧密地关联到一起,甚至有人称元宵节为“花灯节”“春灯节”。

    近代意义上的灯光秀可以追溯到1852年的法国里昂灯光节。作为近两百年来最著名的灯光秀之一,里昂灯光节的历史渊源和中国的元宵灯会类似,也是为了祈福。

    传说,在欧洲鼠疫横行的1643年,为了拯救城市,里昂当地官员和贵族向圣母马利亚祈福,不久瘟疫就销声匿迹了。里昂人为了感恩决定在每年12月初点燃窗前的小蜡烛,后来这种形式就演变为灯光节,直到1852年12月8日被正式定为一个以灯光为主的节日。

    法国里昂灯光节是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城市灯光秀 

    1969年,迪士尼开创性地将3D光雕投影技术用于鬼屋,开创了常规的娱乐节目灯光秀。30年前,英国人最早将LED屏幕组合起来覆盖到建筑物上,形成了建筑物表面的灯光秀,而这种灯光秀也成为今天最常见的城市灯光秀形式。当下,任何一个盛大的节日,如果没有灯光的参与,似乎总是显得略微冷清。

    回顾灯光的历史,可以看到,灯光经历了从功能照明到庆典照明再到演绎照明的发展历程。在今天,灯光秀已经变得复杂且意义更加丰富。多元且常态化的灯光秀,也成为城市夜经济的一部分。

    02  想象力离不开技术

    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飞行器穿梭不停,楼宇上由霓虹灯组成的巨幅广告牌在不停播放……这是1982年在美国上映的电影《银翼杀手》中所展现的场景。作为一部赛博朋克风格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里面的场景,是创作者对未来城市的想象。而城市里那些缥缈的灯光,则是赛博朋克中未来城市的典型特征。

    当时的幻想,现在已成为现实——技术的进步,尤其是计算机和LED技术的发展,使得城市的楼宇上已经遍布造型多变且画面细腻的广告牌。当然,2017年拍摄的续集《银翼杀手2049》又升级了灯光和广告牌,全息投影技术将画面投放到了空气中,巨大的画面包围着每个路人,一切仿佛触手可及。

    也许不远的将来,《银翼杀手2049》中的场景也会变得稀松平常,因为技术的进步最终会将我们的想象变为现实。灯光秀就是人类想象力不断被技术实现的过程。

    在古代,由于技术的限制,无论是中国的元宵灯会还是里昂的灯光节,只能用更多的蜡烛和造型、更丰富的灯笼来展现想象力。到了近代,工业革命让照明技术取得了迅速发展,灯光秀也成为人类展示科技、提升娱乐体验的一种手段。

    迪士尼乐园的灯光秀,一直走在技术的前端 

    作为娱乐行业的巨头,迪士尼公司不但拍摄了大量的经典影片,更拥有业内 顶  尖 的声光技术。1969年,迪士尼鬼屋的3D光雕投影技术使用16mm的胶片拍摄人的头部,然后把头部影像投射到半身雕像上,从而产生一种真实感非常强的视觉效果。

    当时,最经典的3D光雕投影项目应当是“黑暗骑乘”,这一娱乐项目就包含了许多有趣的视错觉设计:脱离躯体的头颅、莉欧塔夫人、5个半身像,一齐唱着黑暗骑乘的主题曲《Grim Grinning Ghosts》,为游客打造了有些恐怖又十分有趣的体验。

    1991年,迪士尼公司再次“升级”了3D投影技术——业界最新的Projection Mapping技术获得了名为“在3D物体上投影的装置和方法”的专利,这种方法可以将数字化图像绘制在起伏的3D物体之上。

    此后,GE公司和一些艺术家进一步发展了灯光投影技术、拓展了其应用边界。3D投影技术的发明和进步,让灯光可以更好地与环境结合起来,从而为灯光秀打下坚实的基础。

    进入21世纪后,随着计算机和各种照明技术的进步以及城市建设的发展,灯光秀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开来。新技术加持下的灯光,不但是色彩缤纷的照明,更是传达感情的手段。比如灯光结合喷泉的喷泉秀,投影结合建筑的投影秀等,在给人们带来视觉享受的同时,也扩展了灯光表现的边界。

    水幕灯光秀有着不一样的魅力 

    如4D激光技术、全息投影技术、立体光雕技术、镭射膜技术、视听音响技术、数码控制技术、水幕投影技术、数码挂轴技术、无人机技术等,都为灯光秀提供了技术支持。尤其是LED照明技术的发展,让灯光可以任意组合成各种图案、呈现出任意的色彩,为灯光秀的表现力提供了技术支持。

    以水幕灯光为例。水幕灯光秀是一种通过光学投影技术发展而来的视觉呈现方式。其原理是由激光束经过高速机械扫描器发射,将单束激光束扩展成多束,在计算机光学系统的控制下,以空气、水幕、纱幕、水帘幕、烟雾等为介质,形成花样繁多的输出方式,实现多光束的翻滚变幻。

    无人机灯光秀则是近几年借助无人机技术大发展而流行起来的一种新型的灯光秀,通过在无人机镜面来反射光线,灯光跟踪红外系统、超宽带定位系统、飞控系统、无线数据收发以及对传统灯控台的深度开发等元素,将最新科技演变成果与灯光艺术相结合,制造出前 所 未 有 的灯光形式,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视觉享受。

    北京蓝色港湾灯光节已成功举办12年,每一届灯光节都会在细节和创意上提升 

    中国已经步入世界景观照明技术先进国家行列。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我国已成为最大的景观照明市场,景观照明市场规模从2013年的416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796亿元,期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1.22%。预计至2019年,行业规模将超1000亿元。2018年,中国户外照明市场规模达到950亿元,其中LED户外功能性照明市场规模达到170亿元,同比增长19.7%;LED景观亮化市场规模达到780亿元,同比增长15.04%。

    照明产业的发展,为我国的灯光秀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未来,也许会有更多之前想象不到的技术被应用到灯光秀上。当然,技术虽然可以给我们带来视觉享受,而视觉背后的能量才是灯光秀的意义。


    03  灯光为城市赋能


    2020年4月8日零点整,伴随着江汉关钟声的响起,“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专题长江灯光秀在武汉正式开演。

    从长江大桥到长江二桥等横跨长江、汉江的七座桥梁,从龟山到蛇山,从龟山电视塔到“知音号”游轮,从沿江1000多栋建筑到25公里水岸线和城市天际线,偌大的武汉沉浸在璀璨夺目的灯光之中。

    此时,全中国人民的目光也都集中在这座沉睡了近3个月的城市上。自今年1月23日武汉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封城之后,这座中国中部的大型城市牺牲了太多。4月8日城市重启的灯光秀,为武汉注入了活力,为武汉人民增加了信心,也为武汉的未来赋予了能量。

    重启的灯光秀,为武汉带去了活力和希望 

    当代社会,在全世界范围内,灯光秀已经成为很多城市展示自我并且为之赋能的重要工具。

    仍然以法国的里昂市为例。在里昂有这么一句话——“法国不止有巴黎”。自18世纪正式设立灯光节以来,灯光已经成为里昂的名片和骄傲。近十几年来,灯光更是成为了里昂的秀场,成为当代艺术家利用光影在公共空间进行艺术创作的创意之地。

    从2005年起,里昂灯光节于每年12月8日开幕,活动持续4天,吸引着全球几百万人前来参观游览。

    里昂灯光节上有以历史文化、娱乐体验、节能环保、灯光科技、社会公益等为主题的创意的灯光秀,有建筑投影、灯光景象、互动装置、实景表演秀等丰富的形式,也有地标建筑、广场、滨水景观、街区等多样的空间布局……这些都使得里昂灯光节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地游客的青睐。

    里昂灯光节,每年12月8日开始,一般持续4天 

    以色列的大卫塔3D灯光秀也是全球有名的灯光秀节目。在耶路撒冷雅法门附近的古堡大卫塔里,一场3D灯光秀不仅带给游客极致的视觉盛宴,甚至让不少人潸然落泪。

    夜幕降临,灯光在土黄的大卫塔城墙上展开,投影出的历史画面一幕幕流动。

    从3000年前的牧羊孩童大卫的成长、崛起,到近现代以色列的浴火重生,用加尔、马蒂斯、米开朗基罗和其他人的伟大的艺术作品构造了激动人心的虚拟之旅,将三千年来的耶路撒冷历史的重要篇章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来一一展现在世人面前。艺术化的灯光设计,让沉寂肃穆的老城,在夜晚变得“闪闪发光”。


    以色列大卫塔灯光秀,将现代灯光技术与历史的厚重完 美 结合到一起 

    灯光秀也在埃及的古文化遗迹上演绎出了新时代的精神。

    今年3月1日,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武汉肆虐,埃及三大世界文化遗产开罗萨拉丁城堡、卢克索卡尔纳克神庙、阿斯旺菲莱神庙通过灯光秀的方式打出鲜艳的五星红旗,向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达支持。

    平日里,埃及金字塔也有非常漂亮的灯光秀。金字塔灯光秀被认为是开罗最具吸引力的必游行程之一,三座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被灯光照亮,声光秀描述着金字塔的和古埃及知名人物(如图特摩斯四世、阿肯纳顿、娜芙提提和图坦卡门等)的历史。前去参观游览的旅客,纷纷在社交媒体上用“震撼”来形容眼前的景象。

     

     

     

    观看奇幻的金字塔声光秀表演,被认为是开罗最具吸引力的必游行程之一

    现在,全世界的古文明都在用最先进的灯光秀来展示自己,中国的故宫也不例外。2019年的元宵节,600岁的故宫迎来了首次以故宫博物院身份举办的灯会,瞬间刷爆网络,引发全民热潮,万人抢票,一度将“故宫热”推向了高潮。

    这次灯光秀的“主角”是雕刻激光投影秀,这是一种新型投影技术,可以将物体变成影像投影在显示表面。雕刻激光投影最早在广告宣传中应用,因为其独特的视听效果,后来逐渐被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广泛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

    故宫灯光秀精心筛选出金龙、祥云、宫灯、故宫建筑形式等传统文化中有意义的形象与符号,并将其转换成光影形式,将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幻化于炫丽光影之中。

    更多的城市灯光秀则是展示着城市的现代化面貌。比如2019年12月22日晚,在“庆祝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澳珠烟花汇演”上,澳门特别行政区上演了一场大型焰火和灯光秀。16万枚烟花、4艘大泊船、16个特效燃放平台、56艘无人船及600架无人机,呈献一场结合灯光焰火和高科技技术,寓意团圆欢庆、美满繁盛的烟花盛典。

    而此时,珠海横琴国际金融中心大厦的灯光秀也同时上演着,与澳门的烟花秀、无人机表演相互映衬,点亮澳珠最美天际线。

    640.gif

    “小蛮腰”灯光秀在未来五年里,将会和悉尼灯光节的悉尼歌剧院投影秀一样,成为广州国际灯光节的标志性作品 

    同样在2019年,为了迎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海也举行了一场光彩夺目的灯光秀。这次灯光秀一共由三场组成,分别为黄浦江两岸光影秀、徐汇滨江最美中国风灯光秀和玉兰之城灯光秀。

    其中,黄浦江两岸光影秀分为《活力上海》《锦绣中华》《欢乐共享》三个篇章;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传媒港的两场大型灯光秀之一的“最美中国风”通过各类中国风物民情的演绎,讲述中国风的故事,展现独属中国的文化底蕴和气质;“玉兰之城”则以玉兰花开为线索,讲述上海的厚重历史与文化,现在与未来。

    从北京、上海、深圳、澳门到中国各大城市乃至新兴的城镇,灯光秀用耀眼的光芒照亮着中国的夜空。灯光秀不只能吸引目光、促进旅游、让城市显得热闹繁华,更能够承载人们愿望,为城市赋予能量。

    04  我们需要怎样的灯光秀

    因为技术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在中国,灯光秀已经从过去盛大节日的庆祝表演演变为城市和旅游景点的日常操作。尤其在城市中,一些大型建筑物表面都有固定的灯光阵列,随时都可以将图像、文字等内容通过灯光表达出来。

    走在城市街头,五颜六色的灯光、千变万化的造型,让人感到仿佛走在《银翼杀手》的世界中。可也应当看到,随着灯光秀成本的降低从而更加普及化,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

    对于很多灯光秀项目来说,审美格调不够高似乎是非常突出的问题。这一点,即使站在审美制高点的故宫也踩了坑。2019年的故宫元宵节灯光秀虽然万众瞩目、一票难求,可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故宫灯光秀因为射灯太多、色彩太艳丽,而被吐槽 

    相比里昂灯光节、以色列大卫塔灯光秀以及埃及金字塔灯光秀,故宫灯光秀没能成功地用灯光讲述故事。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故宫灯光秀使用了过多的射灯,亮度高、色彩艳,被网友戏称为“蹦迪现场”。本来庄严肃穆的故宫希望借助多彩的灯光展现其现代、活泼的一面,可惜,度把握得不够准,最终降低了自己的审美水准。

    当然,2019年的故宫元宵灯会毕竟是第一次做大型灯光秀,经验还有所不足,也不必过于苛责。但放眼全国的灯光秀,审美不高、主题不明确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我们经常见到的城市灯光秀几乎都是高亮度的射灯、高饱和度的颜色以及口号式的内容,让灯光秀既没有艺术价值也缺乏宣传力度,更像是花钱造出的光污染。

    如果希望打造出优秀的灯光秀,国外一些案例值得借鉴,比如里昂灯光节。1980年,里昂市政府发布《城市灯光规划》,将里昂灯光节规定为一个为期4天的盛大节日。《城市灯光规划》提出,灯光不仅有安全照明的作用,也已经成为城市风景打造的一个重要力量,必须从政治、技术和艺术各个方面得到相应的鼓励。

     

    借由现代光影技术与古今城市建筑相结合之美,灯光夜宴完  美诠释着历史的传承和演变 

    1989年,里昂市政府向艺术家发起招标,让灯光节成了一项由公众参与设计的大型国际艺术活动;2002年里昂成立国际照明城市协会,集合国际灯光领域的专家教授,将灯光作为一种持续性城市发展的工具;2004年,里昂市政府再次完善城市灯光规划,提出灯光节不仅仅是一个纪念日,而应将城市的河流、街道、山丘等都纳入灯光节展示的区域空间中。

    可以看到,里昂灯光节已经是一个开放的、有众多艺术家参与的大型国际活动,而不仅是地域性的自娱自乐。

    在古代,因为灯光稀缺,各种灯会和灯光节只需要点亮夜空已经意义非凡。而今天,灯光秀的意义不再是点亮夜空,而应该是点亮夜经济、夜文化。